今年10月份,濟南警方在省城西郊一處村落院內,破獲了一起制販假藥團夥案,涉案價值500餘萬元。而就在一年前,在距今年案發地十多公里的另一處村落,警方也查獲了一起涉案金額達600餘萬元的制售假藥案。記者對比發現,這兩起案件有很高的相似度。近日本報記者多次走訪案發地,試圖還原其共性背後的隱秘原因。 文/圖記者冀強 實習生黃政龍
  A相似度很高的假藥大案
  時間回到一個多月前的10月10日晚,濟南西郊美里莊。這天晚上,在前期走訪調查的基礎上,民警突擊檢查了那裡的一處出租院。
  眼前製造假藥的場面讓人震驚:佈滿粉塵的出租屋內,類似流水線式機器正在運轉,工人通過磨面機,把過期的藥碾成粉末,然後由三四個人負責灌裝到膠囊殼內,再用刨光機把膠囊錶面的料粉清理乾凈,最後用封塑機封口。
  經清點,現場依法查扣“祛風止痛寧膠囊”等6種假藥成品多達6萬餘瓶,假藥膠囊達500餘萬粒,累計涉案金額達500餘萬元。
  記者瞭解到,一年前類似的場面曾在距美里莊十多公里的田家莊村出現過:去年9月,民警在該村的一處出租院內,破獲了涉案價值600多萬元的制售假藥案。
  本報記者對比發現,這兩起案件有著很高的相似度。
  除了案件內容相同外,涉案人員均系外地來濟。警方通報顯示,今年在美里莊涉案的嫌疑人是年僅21歲的河南人王某; 參與生產銷售假藥的有他的姐姐與母親,此外,王某還請了5名老鄉一起制假。
  去年的田家莊村假藥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胡某與妻子張某也來自河南,並且同樣是家族式制售假藥。媒體報道中曾提及,2010年以來,兩人在未取得藥品生產、銷售許可證及其他相關批准證件的情況下,在租住的民房內,大量生產標明主治風濕性關節炎的假藥。
  此外,在兩起案件中,嫌疑人制假的“工藝”也基本相同,大都選用玉米面、過期藥為主要原料,粉碎後灌裝進膠囊中。
  B選址濟南西郊,便捷而隱秘
  本報記者註意到,雖然所造的假藥名目不一,但從目前案件披露信息來看,在這兩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所造假藥均宣稱主治風濕、類風濕性關節炎、骨質增生以及哮喘等病癥,銷售區域也多為欠發達的地區或縣級小城。
  相關已披露信息還顯示,在近兩年的這兩起假藥大案中,犯罪嫌疑人制假所用原料多從外地採購。同時,生產出的假藥,也都通過物流等方式流向全國。
  這就意味著,制假窩點的選擇,必須同時具備便捷和隱秘兩個條件。本報記者在走訪中發現,無論是去年的田家莊村還是今年的美里莊,都是偏遠農村,但又都交通便利。
  以美里莊為例,這個位於濟南西郊的村莊雖然偏僻,但卻交通方便。從村莊走出來,沿著柏油路東行不到五公里,便是濟南二環西路高架橋,可方便駛入G3京台高速公路、G35濟廣高速公路。
  位於美里莊西南方位的田家莊村,同樣有著雖然隱秘但卻便利的交通條件。開車不足十分鐘,便可從村內駛向經十西路,再走兩公里,就是濟南西高速路口。
  在美里莊附近,還有大小不一的多家物流公司。在偵辦美里莊假藥案後,民警就曾介紹,到正規郵局,粉末狀的物品都要進行嚴格的檢查,必須要有合法的資質和手續,明確貨物的來源和去向,特別是運藥,要求的更為嚴格,“但一些快遞公司,只要給錢就行,對物品的檢查存有漏洞,根本不管裡面裝了什麼,也不會驗收,拿了錢就走。”
  而犯罪嫌疑人正是利用這一漏洞,頻繁的通過物流公司運送假藥。據調查,嫌疑人把成品假藥封存在燈具的包裝盒裡,從外邊很難辨認出。從開始銷售到案發,共有6家物流公司涉案。
  C拆遷後的村落成造假首選
  採訪中記者發現,除了造假地選址便利外,這兩起案件的另一隱秘共性是,案發地均為拆遷後的凋敝村落,出租院落的房東都已搬入樓房。
  早在2008年,因京滬高鐵工程的建設,美里莊便啟動了拆遷工程。後通過美里湖街道辦事處、槐蔭區京滬高鐵建設領導小組協調,經有關部門批准,美里莊村在美里路以南建設村民安置區,全村集體搬遷。
  如今,曾經繁華的美里莊已經不復存在,只剩下寥寥無幾的老人在此守候。除了已經成為廢墟的老房子,目前村內仍存有不少院落成為出租屋。在村內記者看到,幾乎家家的門口或院牆上,都寫有“出租”字樣的廣告,還有的特意註明“已做防水,可做倉庫”。
  有在此租用的商戶告訴記者,因為人跡罕至,村內所剩的房子只有少部分能夠租出去。“價格很便宜,一套三四百平的房子,每月也就七八百塊錢。”
  美里莊假藥案的辦案民警介紹,嫌疑人王某租住的那處院落,價格更為便宜,“一個大院子,一年房租才五千塊錢。”民警說,很多租戶房租一交就是半年或者一年,房東無從掌握房子的使用用途,即便在裡面違法犯罪房東也不清楚。
  另一個被犯罪嫌疑人“相中”作為窩點的原因是,拆遷過後,村內原有的村委會也已搬離,讓原本就冷清的老村子更無人顧及。
  同樣,有著1100多戶村民的田家莊村,近年也啟動了拆遷工作,目前已有近三百戶村民搬離至建設好的田欣苑小區,留下大量空置房屋。
  11月14日記者採訪時發現,兩棟曾被作為制假窩點的民房,目前尚無人租用。不過,醒目的“出租”字樣仍然寫在大門上。
  D“低調、大方”的 制假家族
  在今年破獲的美里莊假藥案中,民警發現嫌疑人王某一家此前就曾乾過此類“生意”。多年前,王某的父親便以同樣的手法,在家鄉河南濮陽從事生產、銷售假藥的黑心買賣。三年前被警方查獲後,王某的父親被移交司法部門處理。
  這次從家鄉來到濟南,王某帶著母親、姐姐,走上了與父親相同的道路。
  或許是因為有過被警方打擊的經歷,或許是因為身在異地,21歲的王某此番行事更為低調。
  據介紹,這個家族式團夥分工明確。其母親姚某負責帶領工人在刺鼻的車間里生產加工假藥,王某及姐姐負責尋找銷路,將假藥成品送往物流或者快遞公司。
  為了防止被人察覺,他們都在深夜或凌晨發貨,親自駕車將貨物送到物流公司,從來不會讓物流公司上門取貨。
  即便如此,還是有人曾近距離接觸和感受這些制售假藥的家族式團夥。在田家莊村村民老宋(化名)的印象中,去年被查辦的假藥團夥雖不比王某一家謹慎,但同樣較為低調。據他介紹,當時那個團夥租用的房子是自家一個親戚的,“房子平時都關著門,從來不讓外人進。”
  在村內經營著一家小賣部的老宋告訴本報記者,“那個外地租戶”經常來自家買東西,“很大方,給孩子買零食,一次就是十幾塊錢的。抽煙也都是十來塊錢的那種。”
  心裡覺得納悶的老宋也曾試著問對方到底是做啥買賣的,“但人家從來不說,光喜不說話。”
  直到去年九月的一天,看到警察抓了他們,大家才知道這戶在村內租住了三年的外地人,乾的是“喪良心”的買賣。
  還有比後知後覺更讓老宋擔心的——他回憶,在警方打掉那個窩點後,他還曾見過那家人,“沒等我說話,他們先笑著跟我打了個招呼。”  (原標題:假藥窩為啥偏好濟南西郊?)
創作者介紹

los angeles

wbrnedjfchzx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