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4月27日消息 (記者王宗英)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紀錄片《海豚灣》拍攝於2009年,講述了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的漁民每年捕殺海豚的經過。那些殘忍的畫面讓人心痛震驚,唏噓不已。
  這部紀錄片反映的就是日本商業捕鯨的真實狀態。其實,追溯起來,日本的商業捕鯨已有400多年的歷史,日本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捕鯨、食鯨國。1986年國際《禁止捕鯨公約》生效,捕鯨委員會的成員各國宣佈放棄商業捕鯨,其中也包括了日本。但是日本從1987年開始打著“科學研究”的旗號,繞過國際公約,重新開始了大規模捕鯨。
  儘管有綠色環保和平組織在用各種方式抗議並且阻止日本的捕鯨行為,但是日本捕鯨行動一直都沒有停止。就在昨天,4艘日本所謂的科研捕鯨船又從宮城縣石捲市的港口出發,前往西北太平洋捕獵小須鯨。這也是海牙國際法院3月判決禁止日本在南極海域進行科研捕鯨以後,捕鯨船隊的首次出港。
  2014年3月31號,荷蘭海牙國際法院。一宗持續四年的案件有了結論。
  海牙國際法院首席法官彼得托姆卡:本法庭得出結論,日本捕鯨的“南大平洋科研捕鯨計劃”並非出於科研目的。
  2010年,由於對日本在南極海域的捕鯨行為忍無可忍,澳大利亞將日本告上了國際法庭,要求日本停止在南極海域捕殺鯨魚。
  日本政府代表鶴崗公二:日方對判決結果深感失望,但日本尊重國際法。
  海牙國際法院的判決意味著日本自1987年起在南極海域持續進行的所謂的“科研捕鯨”活動將划上休止符。但是,判決卻未未能阻止日本的捕鯨船向其他海域進發。據共同社報道,在海牙國際法院3月判決禁止日本在南極海域進行科研捕鯨之後,昨天,首次有4艘捕鯨船從石捲市的鯰川港出發前往西北太平洋海域。此次日本捕鯨船向西北太平洋再出發,日本鯨類研究所鯨類生物研究室室長阪東武治給出的說法是:“調查生態系統的變化,將為完成科研目標而努力。”共同社的報道還披露說,日本國內要求繼續捕鯨的呼聲強烈。真的如此嗎?旅日華人唐辛子告訴記者:事實並非如此。
  唐辛子:現在日本的新聞報道都說過了,他們現在庫存有5千噸的鯨魚肉儲存在那裡,日本並不吃魚肉,民間也沒有說大家都強烈的要求捕殺鯨,也沒有這樣的呼聲,但是為什麼還是繼續捕鯨呢?這個說實話我也想不通。因為現在基本上大部分日本年輕人都不大吃這個鯨魚肉,鯨魚肉是什麼?比方說像學校、幼兒園他們那種小孩子給大家派送午餐的時候,他們也會用鯨魚肉,但是你說現在誰自己家裡做這個都很少,要麼就是一些料理店。今天日本電視業也在說,這個重新開始捕鯨,而且他們今天還捕了一條很大的鯨魚,就是說是他們還是用一個詞叫做調查捕鯨。
  與大部分反應冷淡的民眾不同,東京鯨肉餐廳老闆永田秀幸或許代表了另一些人:
  永田秀幸:如果把捕到的鯨,扔掉的話就太浪費了,倒不如充分利用,讓大家吃掉。
  日本的捕鯨行動就以這樣的藉口和理由依舊存在著。除了科研以外,就是傳統文化的需求。作為最大的食鯨國,日本專賣鯨肉的商店數不勝數,大街小巷隨處可見。而在東京的一些餐廳,鯨肉生魚片和油炸鯨肉更是成為被食客追捧的招牌菜。日本的市場和餐館,每年銷售出2000多噸鯨肉。很多日本人公開的贊美鯨肉的美味,認為可以強身健體,對國際上的反對聲音是置若罔聞。從鯨魚肉刺身,到鯨魚肉漢堡包,再到鯨魚肉狗糧,日本的鯨肉文化從沒有在批評和爭議中止步。
  按照日本水產廳統計的數據,以2012年為例,供應日本市場的鯨肉大約為5028噸。而日本人餐桌上的這些鯨魚肉,兩成來自於從冰島的進口,兩成來自南極捕鯨,而來自於西北太平洋的捕殺活動則占據了半壁江山,約為四成。一直以來,科學研究和傳統文化是日本捕鯨吃鯨肉的兩大擋箭牌。那麼日本超市裡的鯨魚肉究竟是什麼價錢?
  旅居日本的中國工程師薩蘇到日本的超市做過一個簡單的調查。作為世界為數不多的捕鯨大國,日本也許是世界很少幾個能夠在超市裡購買到鯨肉的國家,在大一點的超市都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鯨肉製品。令人吃驚的是價格——經過商場的優惠,一盒夠一餐食用的鯨肉價格不過273日元,摺合人民幣20元左右,雖然比起豬肉來稍貴,但在日本比好一點兒的牛肉要便宜得多。要知道,日本一棵白菜賣300日元是很平常的價格,這鯨肉居然賣得還不如一棵白菜。
(原標題:日本四艘捕鯨船赴西太平洋展開捕鯨活動 稱為科研調查)
創作者介紹

los angeles

wbrnedjfchzx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